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app下载 > 新云顶國際
  • 游戏介绍
  • 小编推荐
  • 游戏特点
  • 详细介绍
  • 亮点优势
  • 游戏截图

尸途启示录

“这是两码事。”江曼说:“见面最多打声招呼,仅止于此。”不过,所谓物极必反,羞到了极处,也是可以激发出勇气的,因为反正已经丢人丢成这样了,还能怎样?也不知董雅洁是怎么想的,一个挺身就坐起来,抓住萧晋的手臂就塞进嘴里,然后银牙用力一合。“你再说,信不信我这就咬死你?”这娘们儿可是真咬,萧晋疼得直跳脚,“嘶……松口!你属狗的啊?”董雅洁正通过咬人转移尴尬呢,哪会松口,咬的越发起劲儿了。“喂!你再不松口,我可要吃你豆腐了哈!”萧晋无奈,总不能打女人吧!只好开始威胁。董雅洁妩媚的翻个白眼,意思好像再说:“刚才你吃的还算少么?”“嘿!这娘们儿,真以为老子不敢啊?”说着,萧晋一抬手,就朝董雅洁鼓囊囊的胸脯抓去。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咣当”一声被撞开,方菁菁满头大汗的冲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布包,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董姐,萧先生,我把针买回……”小秘书的话没说完就傻在了那儿,只见她工作上的老板、生活中的“老公”,正衣衫不整的坐在桌子上,裙子脱到一半,紫色的蕾丝内内露出大半,嘴里叼着一只手臂,胸前还有一只大手,呈龙爪状。本来,这情况只能勉强算是诡异,可是董雅洁跟方菁菁之间偏偏是拉拉关系,这就让事情变得有些往偷情被捉奸在床的方向发展了。董雅洁最先反应过来,连忙松开嘴,“菁菁,你听我说,是他……呃,他刚才占我便宜,我这是在报复他。”本来泫然欲泣的小秘书立刻就把愤怒的眼睛瞪向萧晋,很有扑上来接着咬的架势。董雅洁是真的很喜欢方菁菁,生怕萧晋把自己刚才的丑态说出来,所以只好用哀求的目光冲他猛使眼色。呵呵!这俩女人还挺有意思。算了,正事要紧,暂时先放过董雅洁好了,反正羞耻调教之后,正好也该给点甜头了。于是,萧晋冲方菁菁点点头,道:“她说的没错。不过,我觉得那不应该算是占便宜。”“那算什么?”方菁菁咬着牙问。萧晋指指董雅洁,笑道:“在感情中,她应该算是你的男人吧?!既然是男人,被男人摸几下,有什么不正常的吗?”董雅洁和方菁菁都被萧晋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无耻样子给弄懵了。虽说拉拉中的T确实会比很多男人还man,但这并不能抹杀她仍然是个女人的事实,这种道理,是个正常人就能理解,可董雅洁和方菁菁都不正常啊!在生活中,董雅洁的行事风格确实是很男人的,短发、纹身、抽烟、喝酒……除了不能站着撒尿之外,男人能做的,她差不多都做过。如果换做平时,萧晋的行为只会让她感到恶心,绝不会有什么被占便宜的想法。可是,今天是她来大姨妈的日子,剧痛让她十分虚弱,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在提醒着她其实是个女人,再加上萧晋的内息所带给她的前所未有的体验,潜意识深处的女性思维就渐渐浮了出来,这才会有那么女性化的羞怒表现。其实,说到底,之所以会这样,都因为她是在十二岁生理开始成熟之后才慢慢变成蕾丝边的,并不是一个天生的同性恋者,后天的拉拉都有被掰直的可能,更别说像今天这样偶尔升起的女人念头了。而方菁菁就更不用说了,她是在遇到董雅洁之后才被调教成蕾丝边的,生活中扮演的还是P,也就是纯正的女性角色。如果萧晋是个女人,那她吃醋也好,生气也好,都没什么,偏偏萧晋是个男人,董雅洁对她来说也是“男人”。这样一想,那货说的话似乎有点道理,可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呢?见两个女人都被自己唬的发愣,萧晋憋笑都快憋出了内伤,脸上还得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朝方菁菁伸出手道:“还愣着干嘛?让你家老板这么亮着肚皮好玩啊?赶紧把东西给我。”“哦哦。”方菁菁醒过神来,连忙把手里的布包递过去。萧晋打开布包,见里面除了针灸针之外,还有一个小小的酒精灯,心里不由对这个姑娘的细心刮目相看,能帮助老板查遗补缺,看来是个非常合格的秘书,并不单单是董雅洁的“玩物”那么简单。点燃酒精灯,他抽出一根针在火舌上稍稍燎了一下,扭头见董雅洁还满眼迷茫的坐在桌子上,不由翻个白眼,一伸手就将她摁倒下去。“你干什么?”董雅洁立刻本能的就要挣扎。“再乱动,信不信老子**了你?”萧晋凶巴巴的威胁着,右手就精准无比的将针刺入董雅洁的关元穴,只是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他摁着人家的手,正好在一个鼓囊囊的团子上。董雅洁不像方菁菁那么单纯,对于刚才萧晋那个所谓“男人摸男人”的理论自然是嗤之以鼻,但是,那句话却同时也提醒了她,让她真切的感受到了自己“女人”的一面。就像是一个男人突然发现自己对男人有了“性趣”一样,这种刺激和心理上的落差,绝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调节过来的,因此,她才会比方菁菁更加的迷茫。感受着小腹上针灸针的飞速捻动和胸前的大手,再想起方才萧晋凶巴巴说出的那句话,她的心莫名的开始剧烈跳动起来,原本恢复的脸色也开始慢慢泛红。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不是因为羞耻,只是单纯的羞涩。萧晋从五岁起就被爷爷逼着记忆人体穴位,认穴之精准,闭着眼睛都不会出错,所以仅仅是十五分钟之后,他就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收回针坐回到沙发上。中午刚刚急速奔跑了几十公里山路,现在又用内息帮董雅洁治疗,巨量的消耗让此时的他脸色苍白,已是疲惫至极。董雅洁直起身,只感觉从未有过的神清气爽,再看萧晋累成狗的样子,心里对他的那点怒火立刻就烟消云散了。在方菁菁的帮助下穿好衣裙,她重新坐回萧晋的对面,真诚的说:“这个病已经折磨了我十几年,疼休克的次数也不知有多少了,从来都没有想过可以在生理期时能像今天这么轻松舒适,萧先生,万分感谢。”萧晋摆摆手,不客气道:“客套话就免了,你要是真感激我,待会儿谈生意的时候,多让些利就好。”董雅洁柳眉挑起,这才想起萧晋刚才确实提到过什么合作,不由好奇道:“萧先生想要跟我谈什么生意?”“就这个。”萧晋拎起身边的背包丢在桌子上。董雅洁拿过背包看了一眼,没有第一时间打开,反而似笑非笑的望着萧晋说道:“萧先生工作的水泥厂效益不错嘛!连始祖鸟的背包都舍得买。”萧晋闻言老脸一红,出门光顾着先声夺人了,细节给忘了,特么谁家农民工舍得花几千块买个双肩包?“让你看里面的东西,你管我用什么牌子?”董雅洁笑笑,不再揶揄他,打开背包,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这……这竟然……全是天绣?”一件一件的确定完,董雅洁除了惊叹之外,就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阿绵耳力不如太子,不知道里面在谈些什么,也听不出女子是谁,听了会儿便开始无聊地绕着太子腰间的剑穗玩。叶建国也发现了:“卓卓怎么没回来?”!

新云顶國際

日志下载

起身将绣床边的琉璃灯吹熄,苏妹翻身裹着被褥躺在暗黑内室之中,听着身侧苏翁锦渐渐平稳下来的呼吸声,只感觉心中烦乱非常。陆缜蹙眉:“你缺钱吗?为什么不告诉我?”他并不是小气之人,对下属素来都是有赏重赏的,更何况对四宝了。

新东泰现金官网

游戏哪个好

四宝一听也明白了,目前宫里没有皇后,身份最高的就是淑贵妃,凤印由她执掌,六宫是也交给她打理,四妃不过是协助,宫中勉强平衡。;嘲笑他的机会不容易,季舟舟控制不住她那张破嘴啊!

新云顶國際

说明玩家

元德帝倚在明黄绣龙凤纹的迎枕上,正由内侍服侍着喝汤药,及时竭力打起精神,也掩不住一股衰败颓唐的气息,寝衣挂在身上也显得空荡荡的。
半夜他帮了自己,刺青的时候没多想,现在惊喜地发现,这位置真挺方便的。
萧晋也动情的反握住她的手,满脸疼惜地说:“不好,少一分都不卖。”萧晋的话一出来,董雅洁就差点儿傻了,茫然的眨眨眼,问:“你、你说什么?”“我说少一分都不卖。”“为什么?你不是懂姐姐吗?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心疼姐姐吗?”董雅洁不甘心的还想继续感情攻势,萧晋却没了耐心,看看表,说:“董姐,价格的事儿,咱就甭纠结了成不?说了不会降就绝不会降,你要是再这么玩下去,一不小心涨一毛可不怪我。”嗖的一下,董雅洁的手就缩了回去,屁股也挪的离他远远的,一张俏脸冷漠如冰,哪里还有一点刚才自怨自艾的样子?“萧先生做事,真要这么绝吗?”想耍猴却被猴耍了,她气的恨不得当场把萧晋咬死。萧晋耸耸肩,说:“做生意嘛!自然是要追求利益最大化,董姐是女强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好吧!”董雅洁深吸口气,扭头对方菁菁道,“去把东西拿来。”方菁菁这会儿早就被俩人刚才那番表演给震懵了。自家老板在谈判中利用性别优势耍手段的样子,她之前倒是见过,但像萧晋这样一边疼惜怜悯一边捅刀子的家伙,她真是头一次见,三观都险些被刷新。难道说,所谓成功的商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吗?看来,自己这辈子估计也只适合当个助理了。“菁菁,去拿东西啊!”见她半天没反应,董雅洁又说了一遍。“哦哦,我这就去。”方菁菁反应过来,赶紧一溜小跑的出了办公室,没一分钟,就推了一辆小车回来。萧晋首先在小车上看见的是一整匹白色的缎子,旁边摆着两个盒子,其中打开的那个里面满是五颜六色的丝线和整整二十套粗细不一的绣花针,没打开的不用说,装的应该就是图样了。他走过去打开,果然,里面放了五幅画,有山,有水,有花,有树,还有鸟鱼,都是刺绣中最常见的图样。“既然萧先生做事这么绝,那咱们就公事公办。”董雅洁冷冷的望着萧晋,说,“以昨天那件红牡丹为准,七天,五副天绣,有半副次品,我就绝对不会给你超过五角的价格,你同意吗?”萧晋根本就不担心这个,因为周沛芹说了,她的水平在村里还算差的。点点头,他说:“可以,不过,如果五副天绣都达到了你的要求,那么我希望,一针一元的价格,董小姐就不要再纠结了。”董雅洁咬咬牙:“一言为定。”“爽快!”萧晋笑着冲她搓了搓手指,说,“预付款,两万,麻烦董小姐赶紧给我吧!时间也不早了,我还得抓紧时间赶回去呢!”啥都没拿来,就说了几句话,一张嘴就要两万,你当你高级陪聊啊?董雅洁心里暗骂,不过也懒得为这点钱再跟萧晋掰扯,直接让方菁菁从保险箱里拿出两沓钱丢了过去。“大老板办事就是敞亮!”萧晋拿着钱冲董雅洁挥了挥手,推起小车就走,到了门口忽然又扭回头来,笑嘻嘻的问道:“不知道董姐这会儿还喜不喜欢我呢?”董雅洁啐了一口:“想让我喜欢,先把自个儿阉了再说。”萧晋哈哈一笑,扬长而去。董雅洁气咻咻的坐回沙发上,问方菁菁道:“菁菁,你确定查清楚了,这家伙真的只是个支教老师?”“查清楚了,他的籍贯、大学都跟昨天在咖啡馆所说的一样,”说着,方菁菁的表情忽然气愤起来,“就是相关单位的工作人员太可恶,一个个尸位素餐,档案管理混乱的不行,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查到他到底是去了下面哪个县区。”“继续查,花点钱也无所谓,”董雅洁咬牙切齿道,“一定要找到他手里的那些绣工不可!”楼下,还不知道董雅洁已经想要对他釜底抽薪的萧晋把东西搬上车后,就让司机开车往回赶,在下午两点多才到达了囚龙村山外的青山镇。在进山的路口,有两个汉子牵着三头驴等在那里,萧晋让司机把东西卸下来,自己迎上去挨个儿发了根烟,笑道:“等久了吧?辛苦两位大哥了。”那两个汉子是本家兄弟,都姓梁,年纪大一些的名叫梁建国,年纪小一些的叫梁胜利,都是村里老实巴交的农民,见到萧晋还有些局促,拿着烟连连摆手道:“不辛苦不辛苦,萧老师去城里给俺们找财路才辛苦呢!”萧晋摆摆手,“这算什么财路啊!一点小钱儿而已,举手之劳。”梁胜利比较机灵,一听这话,眼睛就亮了,连忙问:“这么说,萧老师这趟事儿,是办成了?”萧晋笑着点头道:“成了,以后咱村里,只要是会祖传绣活儿的,月收入就不会少于三千块。”“三千块?天爷呀!这可比出去打工挣的还多啊!萧老师你没骗俺?”“胜利哥,瞧你这话儿说的,我要是在这事儿上骗你们的话,以后还怎么在村里混啊?”说完,萧晋哈哈大笑。“那是,那是。”梁胜利跟着一起憨厚的笑。一旁的梁建国也跟着笑,只是那表情怎么看怎么别扭,有些嫉妒,也有些郁闷。这时,那边司机已经把东西都卸下来了,萧晋过去付了车钱,就招呼两个汉子把东西装到驴背上的筐里。别看驴子比马和牛都小,走起山路来却再适合不过,几百斤的东西驮起来轻轻松松,吃的还不需要太精细,简直就是吃苦耐劳的典范。装好东西顺着小路慢慢上山,一路上梁胜利都跟萧晋有说有笑的,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没多久,萧晋就发现梁建国的不对劲了,就问:“建国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梁建国吧嗒吧嗒抽了好几口烟才艰难的开口:“萧老师,这能挣钱的事儿,只……只有绣活儿吗?”萧晋一听就明白了,这位家里的婆娘如果不是外村的,那小时候就肯定没好好学天绣,以至于现在好不容易碰上月收入三千块的好事儿,却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不郁闷才怪,估计回去拿皮带抽媳妇儿的心都有了。“怎么会?挣钱的活计多着呐!”这事儿萧晋进城的路上就想好了,所以直接就拍着梁建国的肩膀笑道,“我还想着让村里出去打工的人都回来呢!没有挣钱的门路怎么行?”梁建国瞬间就精神了,激动道:“真的?还有别的挣钱路子?”“当然,”萧晋用脚跺了跺脚下的路,说,“我的最终目标,就是让咱们村里所有的人都月收入起码上万,不过,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修一条能走车的路,回去我就跟老族长说,一天一百块,建国大哥,你干不干?”梁建国嘴唇都开始哆嗦了,农村汉子啥都没有,就是有一把子力气,农忙的时候还好,农闲的时候,除了晚上在炕上折腾婆娘之外,都没个发泄的地方,现在好了,干一天活就有一百块钱,一个月下来也有三千块,二傻子才不干呢!走在后面的梁胜利要比他镇定一些,开口道:“俺的娘咧!咱村的壮劳力虽然只有八个,可是加在一起,一天光工钱就得八百块,一个月就是三八二十四……两千……两万四啊!萧老师,你哪儿来的那么多钱?”
☆、第69章。
  剧情对上了,她欲哭无泪:“这也太吓人了。”

综合安装

“说了什么?说了什么?”
“坐什么?”苏妹板着一张脸道。
铃儿顿觉心怦怦跳得乱得不行,又见有人注意到自己的动作,忙垂首默立。

  •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