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甸镇中心学校欢迎您

今天是
教学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论坛> 正文

浅析语文课堂教学耗时多的几点原因

2015-02-04     来源:倘甸镇马街中心完小 张怀秀    
字号:T|T

【内容摘要】语文课堂教学耗时过多,师生都被捆绑在教材中有限的几篇课文上,学生没有时间进行课外阅读,是造成语文学习效果差的一个重要原因。本文试图从教师自身入手,寻找语文课堂教学时间白白流失的原因。

【关键词】教学时间  流失  原因  面面俱到  重复

在语文教学实践中,很多教师都会遇到这样一个问题:一篇课文,要求一个课时讲完的,我们要用两个课时才能勉强讲完;要求两个课时讲完的,我们要花费三四课时甚至更多的时间。

于是,很多教师开始抱怨,把教学进度上不去的原因都归罪在学生头上,抱怨学生的基础太差,阅读、理解能力太差等等。却很少有人找过教师自身方面的原因,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我们教师造成了语文教学时间的白白流失。下面就谈谈我的看法。

原因之一,教学中面面俱到,贪多求全。

教师在处理一篇课文时,不管是什么文体的,也不论是精读课文还是略读课文,一律从解决字词入手,从生字的音、形、义到词语、句子的意思;从课文内容、文章结构的分析到写作特点及作者思想感情的体会都要做到精心地、全面地讲解,生怕遗漏了什么。大到文章的布局谋篇,小到某个标点符号的运用,都要讲到,训练到,自己才肯长舒一口气,自以为万无一失,可以高枕无忧了。殊不知教过不等于教会,这种遍地撒网,蜻蜓点水的教学方式仅仅是给教师自己寻求到一点心理安慰而已,且不说过多的、繁琐的知识点令学生难以接受,最主要的这种做法抹煞了每一课的教学重点。其结果往往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甚至是芝麻,西瓜都丢了。

要让学生真正学有所得,就要打破面面俱到,不能贪多求全,运用微格教学理论(教学中点不宜多,但都要实。)来指导自己的教学实践,教学中教师应该明确每一课的教学重难点,搞清楚每一堂课要实现的教学目标,充分发挥学生的积极主动性,引导学生读书、思考、讨论,交流,以此来实现教学重点的掌握和难点的突破。这样既节约了教学时间,也实现了每一堂课的教学目标。

原因之二,不放心学生的课前预习。

在新教材中,每篇精读课文之前都安排有“预习”或“阅读提示”,教学时,教师也会对学生提出预习的要求,并希望培养学生主动预习的习惯。这样既能节约教学时间,又能培养学生独立学习的能力,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然而,在教学中,学生课前已经完成的学习内容,仍然被作为课内的教学内容。如字词教学,教师已经布置学生课前预习,掌握其音形义,但由于对学生缺乏必要的信任,总是担心他们没有预习或预习不认真,于是,把字词教学又作为课内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这种重复既浪费了教学时间,也挫伤了学生课前预习的积极性,不利于学生学习习惯和自学能力的培养,而且助长了学生的依赖心理。

原因之三,相同知识的重复。

在教学中,教师不厌其烦地重复也白白浪费了学生许多宝贵的时间。如某些多音字的教学,从一年级起学生就开始接触,一直到六年级教师还在重复。又如“句式的变换”,在小学阶段不外乎把陈述句变成“把”字句、“被”字句,或是“把”字句与“被”字句之间的互换,或是陈述句与反问句,双重否定句之间的互换等等。然而就这个知识点,三年级的作业本上很普遍,四至六年级的作业本上同样没有放过。再如课后的“思考,练习”,一些教师在备课时已经关注到,并把它们融合在讲课内容中,这样做既节约了课堂教学时间,也提高了课堂提问的质量。然而,遗憾的是课讲完了,有些老师还是放心不下,于是又回过头来把这些“思考,练习”毫无选择地重复一遍。教师讲得声音嘶哑,口干舌燥,学生听得昏昏欲睡,兴趣全无。这实在是画蛇添足,事倍功半。

原因之四,对课文分析过细。

在语文教学中,教师对课文分析过细已成为语文教学的突出弱点之一。教师通过分段、分层把课文肢解得支离破碎,甚至每一段每一层还要分析其中的修辞,关键词等。这样做既破坏了作品的整体美,又忽视了学生在教学中的主体地位,整个过程基本上是教师讲,学生听,以教师的分析代替学生的阅读实践,学生没有了主动参与,亲身实践,独立思考,合作探究的机会,缺乏一个体验知识的产生过程,学生在整个教学活动中始终处于被动的地位,其学习也永远停留在表层和形式上。其结果是教师教得累,学生学得苦,不但造成了教学时间的极大浪费,又不利于创新型人才的培养。

总之,语文课堂教学时间的白白流失,使师生都被捆绑在教材中仅有的几篇课文上,没有精力,更没有时间进行课外阅读,使大语文教学观点难以落实,是导致学生学习语文兴趣低,作文能力低下,语文学习效果差的又一个重要原因。所以,如何节约课堂教学时间,使学生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到课外语文的学习当中,从根本上提高学生的阅读理解能力,读写听说能力。以此加大语文教学力度,从而真正提高语文教学速度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

 

 

参考书目:《中外语文教育比较研究》  张承明著  2000年10月第一版